当前位置:silkscarf.com两性用“休克疗法”治疗早恋?
用“休克疗法”治疗早恋?
2022-11-24

  在某些人眼里,早恋绝对是一种可怕的病毒。许是从医学界创造的饿死癌细胞的新思路中获得启发吧,最近,深圳市某些中学推出的尽量缩短(性生活时间短怎么办)学生自由活动时间和休息时间以对付早恋的举措,算得上是林林总总的路数中一种颇具特色的休克疗法。

  这一招釜底抽薪,坚壁清野,确实掐住了要害:早上6点多就得起床,晚上11点多才能休息,看你还有什么精力去谈情说爱?失去时间滋养的早恋细胞是否就此活活饿死了不得而知,不过,按照校方的逻辑推理,此项工作应该从娃娃就开始抓起的,因为不断有报道说,幼儿园就有男女生彼此以老公、老婆相称的现象了。或者干脆回归男女7岁不同席的传统?以及恢复过去的男校、女校之类,彼此隔绝,岂不省事?

  荒谬之外,尤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校方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,这种宁可错杀一百,不可放过一人的一刀切的武断作风。如果将学生看成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而不是一个个冰冷的机器部件,如果考虑到平等、尊重、权利保障等等的张扬可能比成才更重要,如果意识到为人师者在这方面负有天然的神圣责任,这样的再明显不过的管理粗暴就不应该发生,不至于给我们增加一个巨大的错愕。

  我们的教育设施已堪称一流了,种种教育改革措施也是风起云涌令人应接不暇。上述事例是否也算得上是一种改革的产物?与之相得彰益的是,南山区某小学近来实行了“素质学分”制度,其中一条规则是要求学生学会幽默,否则拿不了高学分——没有见过比这更幽默的制度了,真不知在学分的虎视眈眈下,孩子们是否还幽默得起来?

  看来,该诊断的是我们教育者的的思路了,该真正在威严面孔下注入些许幽默品质的,也是我们的教育者了。否则,盖再多再漂亮的教室,召开再多的教育会议,出版再多的教育论文,恐怕也是游离于教育本质之外的。

(实习编辑:蔡俊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