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silkscarf.com社会螃蟹之趣闻趣事
螃蟹之趣闻趣事
2022-11-21

我想与你一起,尝遍人间美食

螃蟹的美丽故事

苏轼有诗曰:“堪笑吴中馋太守,一诗换得两尖团。” 蟹秋之季——食蟹者的“春天”,就此到来。今天小编就带你去领略一下蟹背后的蟹史、蟹文化。从而不仅让你在食蟹时,品尝到蟹味之真谛,还可以探索蟹史之渊源,文人与蟹之趣事~

1

蟹史

&渊源

河蟹,乃天下第一美食也(这个还是因人而异的哈)。古人云:河蟹,“美如玉珧之柱,鲜如牡蛎之房,脆比西施之舌,肥胜右军之脂”。千百年来,想你、爱你、恨你,谁知晓?

国人食蟹的历史,最早可追溯到西周时代,从《周礼》和晋代《字林》记载可知,我国已有两千七八百年的吃蟹历史。

从早期魏晋时的毕卓“一手持蟹螯,一手持酒杯”,并将此作为一生的最高追求,到后来发展到吃蟹、饮酒、赏菊、赋诗四位一体,成为古时文人金秋的风流韵事。

左图:

徐渭《黄甲图》

右图:

齐白石《夜深独酌蟹初肥》

其实到了明清,螃蟹的吃法才返璞归真,最平淡的清蒸成了主流。在此之前,都是各种腌制,如隋唐最流行的糟蟹、糖蟹,宋元最出名的洗手蟹、蟹黄蟹肉包子、芙蓉蟹斗等。

然鹅

虽然古代吃蟹盛行,但是古人吃蟹的样子一点也不优雅,《明宫史.饮食好尚》中有载:“凡宫眷内臣吃蟹,活洗净,用蒲包蒸熟,五六成群攒坐共食,嬉嬉笑笑。自揭脐盖,细细用指甲挑剔,蘸醋蒜以佐酒……”

大概场景是这样的:一众皇亲国戚皆伸出小指用长长的指甲在蟹壳中挑剔蟹黄蟹肉,然后伸进醋碟中蘸蘸再入口啜吸。

这种粗俗的就餐方式当然不能被文人雅客接受,于是“蟹八件”便应时而生了。

据明代美食指南《考吃》记载,明代初创的食蟹工具有锤、镦、钳、铲、匙、叉、刮、针8种,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腰圆锤、小方桌、镊子、长柄斧、调羹、长柄叉、刮片、针,故称之为“蟹八件”!

它们分别有垫、敲、劈、叉、剪、夹、剔、盛等多种功能,造型美观,闪亮光泽,精巧玲珑,使用方便。

从此吃蟹成了一件文雅而潇洒的饮食享受。

2

蟹文化

&名人

蟹名

蟹有“四名”:螃蟹、郭索、介士、无肠。宋代傅肱《蟹谱》记载:“蟹,以其横行,则曰螃蟹;以其行声,则日郭索;以其外骨,则曰介士;以其内容,则曰无肠。”螃蟹的雅号也多,有“铁甲将军”、“无肠公子”、“横行勇士”、“含黄伯”等,可谓蟹腿多,名称也多。

蟹谚

民间的蟹谚也有不少:如“虾荒蟹乱”;“秋风起、螃蟹肥,西风响、蟹脚痒”;“小雪前、闹踵踵,立了冬,影无踪”;“寒露发脚、霜降捉着”;“九月团脐十月尖”等等。

横行勇士本士

四喻

早在周朝,螃蟹就为人们所熟悉,《楚辞》中就有写螃蟹的痕迹了,而《易经》则曰:“离为蟹,外刚而内柔。”

在文人诗词里,螃蟹有“四喻”——一喻之“蝉眼龟形脚似蛛”;二喻之“吾将加尔乎炽炭之上,投尔乎鼎烹之中,刳尔形,剖尔腹”;三喻之“海龙王处也横行”;四喻之“右手持酒杯,左手持蟹螯,拍浮酒船中,便足了一生”。

诚然,可憎与可爱集于一身,爱憎与分明融于一体,唯螃蟹为先了。

螃蟹既然这么遭人爱恨,那不得不介绍一下螃蟹与那些文人的故事(~ ̄▽ ̄)~

金圣叹,明末清初苏州人,是著名的文学家、文学批判家,为人狂傲有才气。金先生不幸因为政治事件受了牵连,被押上刑场和家人临别的时候,唤过儿子咬耳朵,周围人以为他有什么重要遗言要交代,谁知金先生神秘地对儿子悄悄声说:“花生米与火腿同嚼,有螃蟹的味道。切记!切记!”

爱大闸蟹如命、有“蟹仙”之称的明代戏曲家李渔,将购蟹之钱称为“买命钱”,更是在所著《闲情偶寄》中自称:“螃蟹终身一日皆不能忘之,至其可嗜、可甘与不可忘之故,则绝口不能形容之。”自螃蟹上市之日起到断市之时终,他家七七四十九只大缸里始终装满螃蟹,用鸡蛋白饲养催肥。他无一日不食螃蟹,因担心季节一过难以为继,还要用绍兴花雕酒来腌制醉蟹,留待冬天食用。

这里小编不知道该放什么表情包了,就随便放个图吧(◕‿◕)

3

蟹味

&蟹食

介绍螃蟹怎么能不说蟹味之如何,蟹又该如何正确享用呢_(:з)∠)_

蟹有“四味”:鲜贝、甲鱼、鱼肉、仙丹。食蟹的过程,就是品蟹探索口感之历程——

“鲜贝之肉”味在肚脐;“甲鱼之肉”味在蟹脚;“鱼肉之肉”味在蟹身;“仙丹之肉”味在蟹黄蟹膏。

明末清初张岱在《蟹会》对河蟹作了这样的描述:“壳如盘大,坟起,而紫螯巨如拳,小脚肉出,油油如蚰蜓,掀起壳,膏腻堆积,如玉脂珀屑,团结不散”,四个比喻,把外形、内蕴描绘得极为传神。

小编想了想,大概就是这样的:

说了蟹味当然还得说说怎么正确吃蟹:

蟹食

蟹有“四不食”:心、肠(实际蟹是有肠的)、肺(鳃)、胃(沙和尚)。

其实,吃螃蟹的最好季节,不是在秋季,而是在初冬,须刮西北风、蟹受寒之后,肉质紧缩,口感细腻。

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曹雪芹既是文学家又是美食家,他食蟹十分讲究,作诗纪其胜:“持螯更喜桂荫凉,泼醋擂姜兴欲狂。饕餮王孙应有酒,横行公子却无肠。脐间积冷谗忘忌,纸上染腥洗尚香。原为世人美口腹,坡山曾笑一生忙。”可谓吟哦食蟹之绝唱,不仅道出食蟹的佳期和方法(泼醋、擂姜、就酒),还告诉人们蟹脐性冷,多食易积寒于腹,故用姜、蒜解之。

好了,终于到结尾了。苏轼有诗曰:“自笑平生为口忙。”食蟹,确实是中国饮食文化中的文化。螃蟹,一个永远也讲不完的食文化课题,一个从文人墨客到市民百姓人见人爱的鲜美食材,让人挥之不去,记忆永恒。

最后的最后,小编的良心不痛(●'◡'●)